·乐通娱乐118官网 你的位置-->内容页   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 【字体:

耄耋回首忆先生 一生为徒谢师恩

文章来源:酒城新报 更新日期:2019/3/18 15:42:25

  随着第二批“泸州全书”之《罗健生教育文存》的出版发行,生于泸州市合江县的罗健生再次受到人们的关注。他一生以教学为主,桃李满天,曾在赤水省立二中、赤水女中、泸县中学高中部等学校任教,教导了一批批优秀人才。合江县先市镇的梁永淑,就是他其中一个优秀的学生。

四十年前的梁永淑酷爱学习

  如今,梁永淑已年过九旬,也偶尔写写文章,她那篇《亲历亲情亲切》——读《梦萦醒觉溪》有感的文章在某微信公众号推出后,各方人士为之点赞。这位善良贤淑、谦和务实、宠辱不惊的九旬老人表示,大家的认可不禁让她回忆起高中国文老师罗健生的教诲。

  从害怕到尊敬  仅用一节课的时间

  1943年夏,梁永淑在贵州赤水女中初中毕业,随即考上赤水中学高中部。那时学校的许多教师都是外省人,唯有国文老师罗健生是本地人。“当时罗老师40多岁,胖胖壮壮,浓眉大眼,光头,常穿一件灰布或蓝布长衫,平时面目和善,言语不多,上课时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。”这是梁永淑对罗健生的第一印象。

偶尔回泸州,梁永淑会四处走走

  印象最深的是第一堂课,当时,罗老师一个健步走上讲台,恭恭敬敬鞠了一躬,拿着粉笔在黑板上方方正正、像刀刻一样地写下“罗健生”三个字,然后转身说:“我叫罗健生,是你们的国文老师。我们都是中国人,国文是中华民族几千年传承下来的瑰宝,你们这本书上有30余篇文章,其中有30篇是文言文和古诗词,要学懂弄通,全部背诵,还要翻译成白话文。”话音刚落,又让同学们依次发言,作自我介绍。而梁永淑就坐在第一排的中间,一个离罗老师最近的位置上,她站起来时腿在打闪,声音紧张得颤抖。待全班45人都介绍完后,他严肃地说,班上好多人的父亲他都认识,但不管是富人子女,还是穷人子弟,都一视同仁,谁也别想在学习上蒙混过关,“你们要牢牢记住,少不学,老何为?”初见罗老师,梁永淑的感受只有一个字,那就是:怕。

  但从第二堂课起,印象就不一样了。罗老师一走上讲台便板书新课文的题目,他既不看书,也不看备课本,还一字不差把新课文背诵一遍,语调抑扬顿措,或慷慨激昂,或娓娓细语,或义愤填膺,表达得淋漓尽致,无论多长的古文,他都先背诵一遍,再介绍作者及讲解写作的时代背景、表达的中心思想,接着要求同学们默读全文,逐字逐句挑出疑难的字词加以解释,再翻译成现代汉语。因罗老师上课时讲得生动有趣,渐渐地,同学们都喜欢听他讲课,并不知不觉地爱上了国文,爱上了读书。大家都惊叹罗老师才高八斗、学富五车,因此,对他的态度也由怕转变为尊敬。

  教学独到之处  重培养读写讲能力

  教学中,罗健生十分重视培养学生的阅读、表达以及演讲能力,在这些方面,罗健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。阅读课上,他要求古诗词每篇都要背诵,常常突然点名要求学生背诵课中的某段,再叫其他人接下去,再接下去。“我当时只有十六七岁,总是不愿意当众出丑的,便也只好早晚读背。”梁永淑说,因为有了理解的基础,背起来就不难,尽管被抽查过多次,但她从来也没出过洋相。此外,罗健生不仅重视学生课本内容的学习,还强调课外自觉阅读四大名著等,培养同学们养成阅读的好习惯。“现在,我仍保持着阅读的习惯。”梁永淑说。

92岁的梁永淑用手机写文章

  作文课上,罗老师先教大家如何审题、如何确定中心论点、立论驳论如何运用等。“每一篇作文,罗老师都批改得很认真,全用红笔批改,既有眉批,又有总批,还不乏圈圈点点,注明错别字,要求学生自己改正。”梁永淑说,为了鼓励大家写好作文,罗老师还指导学生在学校办公楼背后的砖墙上办了一个长长的专栏,用红条纸贴成长方框,上面一排大字是他亲笔写的“打倒日本帝国主义”,下面左边的“发刊词”是他写的,还用的是他的笔名——病蝶,其余的地方就选学生的优秀作文登上去。梁永淑第一次入选的文章是控诉日本飞机轰炸合江县城的罪行,大胆将岳飞《满江红》中“壮士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”改为“战士饥餐鬼子肉,英雄渴饮日冦血”,这两句得到了罗老师一串红圈圈。“之后,罗老师给我取的笔名为‘引蜀’,一因与‘永淑’谐音,二因我是四川人。”梁永淑说,这个笔名给了她学好语文的信心,给了她不断上进的力量,沿用至今,连现在的微信号也用这个名字。

  演讲课上,他常常利用这两个课堂宣传抗日,并鼓励同学们用语言文字当枪弹,一颗颗射向侵略者的胸膛,收复祖国的大好河山。“课上,他要求以宣传抗日为中心,各自命题,用20分钟打草稿,然后点名上台脱稿演讲。”梁永淑说,经过训练,同学们的演讲水平大大提升,这也让她在后来的工作中都有所帮助。

  突闻先生去世  心情好比晴天霹雳

  梁永淑高中毕业便离开了赤水,此后就再也没有罗老师的消息,直至1992年同学聚会上,得知罗老师去世的消息,“当时就如晴天霹雳一般,我多么希望这不是真的。”梁永淑说,1995年,她又无意间得知作曲家罗念一是罗老师的大儿子,这让她感到欣喜与自豪,因为她曾看过念一先生在抒情散文“不忘母亲的恩情”中写道:“当时通货膨胀,一家人靠父亲教书的薪水生活,几系到了频临断炊,我念高中的学费,全靠母亲结婚时陪嫁的金银饰物变卖的钱支撑。为了儿子的学业,您付出了全部的心血。”读至此,梁永淑明白了当年罗老师教书时的不易与艰辛。梁永淑回忆到,当时罗老师的家离学校有五六里路,天天步行来步行去,无论晴雨寒暑,他也从未迟到缺席,并且他还上两个班的国文课,每天近百本作业、两周近百本作文,但每一本他都批改指导得细致认真。时至今日,梁永淑才明白罗老师的用心良苦,他的无私奉献,他的默默付出。

梁永淑90岁时,四方学子齐聚为她庆生

  最近,梁永淑又在《少岷》上读到了龙先绪先生的佳作——《蝶梦庵诗文集》,看完前言后,梁永淑才知道这本文集所收录的是罗老师的文章,共有诗582首、词37首、对联34副、新诗4首、文章46篇、书信62函、杂记17篇,以及五年日记两卷,还有许多好作品在特殊年代丢失了。“年少时常想罗老师的头脑里怎么装这么多知识?”这是当年同学们的疑问,如今捧着手中的书,梁永淑望着天空,似乎在与罗老师对话着,告诉老师自己愿一生为徒,一生学习。

  有人说,师恩如山,因为高山巍巍,使人崇敬;有人说,师恩似海,因为大海浩瀚,让人畅想;有人说,师恩如天,因为天空宽广,使人敬仰;有人说,师恩似地,因为大地宽厚,让人感激.......对梁永淑来说,师恩是罗老师严谨教学的态度,也是罗老师孜孜以求的追寻,更是代代传续的高尚品德。(新报乐通118网页版 汪瑶)

编辑:成欣    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| 关于我们 | 免责声明 | 广告合作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